您当前的位置 : 首 页 > 新闻资讯 > 我家云南

云南老龙团 国民党中清正廉明的邱开基!

2021-03-24 15:35:45

      我在一本书中读到,台儿庄战役是第二次中日战争的重要战役,因为它战胜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并且评价了军队和人民对战争的商业信心的坚持。抵抗,大家都知道中国共产党为第二次中日战争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今天我们要说的是国民党的邱开基中将。为此,我们也在计划有关他的艺术表演,在艺术表演计划中,我们还专门查找了他的相关信息。邱开吉(1905-1993),魏华。云南景东出生于1905年1月13日(清光绪三十年正月十二日初八),在他的家乡上小学。 1924年,他去了昆明,并考入了该省中学。他尚未毕业,因此可以在次年加入黄埔军校的第三次军事研究。1926年从黄埔军校毕业后,他担任中央军团的排,连和营长。 1927年至1931年送往日本陆军管理学校,然后转入步兵学校,并于1931年返回家园。

文艺演出策划

在1930年代初期,蒋介石的特勤局制度刚刚建立,还不属于政府的正式机构。因此,用于特勤活动的资金不能包括在国家预算中,只能走蒋介石个人的“特殊”经费。但这样的经费毕竟有限。随后蒋介石烟草税带来的巨额收入成为特勤局资金的主要来源。他将这样重要的组织交给了邱开基,可见蒋介石对邱开基的重视程度。担任特务头子的小弟戴笠对于邱开基的位置早已觊觎已久,但此时的邱开基已成为组织的干事之一。而戴笠不过是一名候补干事。论地位,邱开基可比他高多了。不仅如此,邱还兼任全国禁烟委员会禁烟督查处缉私主任兼巡缉总团团长。他手下还有几个团的兵力。后来还成立了特务处,特务处只有两个部门。其中副处长郑介民兼任侦查科长,邱开基则为执行科长。出于同样的原因,戴笠很想把禁烟督查处掌握在自己手中,但当时邱开基是蒋校长身边的红人,所以动不得。

文艺演出策划

1932年戴笠的机会终于来了,作为水陆码头,晚清以来,上海与武汉分别是“洋务中国”的两个缩影。一边是向洋看世界的开放,另一边则是富国强兵的变革。在几十年的开埠后,上海表现出惊人的、多少有些畸形的繁荣,与此同时,以兵工厂、新式陆军、重工业为象征的武汉三镇,却迅速沦入蒙昧、混乱的深渊。首先是“三多”,即“多嫖”、“多赌”、“多吹(吸鸦片烟”,娼妓、人口贩子、土豪乃至盗贼,他们聚居在武汉的“上江”街区与“下江”的租界、旧城区遥遥对峙,构成武汉三镇动荡、混乱的长久渊蔽。作为全国第二大城市,武汉的鸦片市场、人口贩卖市场,是完全公开的;武汉的报刊发行总量,位居各大城市的末座。不仅如此,随着经历北伐、“收复租界”和宁汉分裂,外国势力、割据军阀都迅速没落了,造就了武汉的权力真空。但南京的影响又鞭长莫及。地方上持续不断的权力博弈,都倚赖于黑社会。这就是1932年夏天,蒋委员长所目睹的武汉。 也是陪同人员滕杰、贺衷寒、康泽、邱开基等力行社所痛心疾首的中国之缩影。于是,蒋介石决定“清流武汉”。1932年6月29日,抵达武汉次日,蒋介石即召见了汉口公安局长蔡孟坚,勒令他整饬武汉秩序。作为CC系的青年干吏,蔡孟坚曾捕获共产党特工负责人顾顺章,并曾化装潜入洪湖苏区,与贺龙见面,是闻名一时的“蔡大胆”。但在武汉市井面前,他瞻前顾后、躲躲闪闪,让蒋介石大为不满。按照蒋介石的命令,邓文仪着手将他管辖的“调查科”,改组而为武汉行营“第三科”。邓文仪兼任科长,与邓文仪私交极深的邱开基出任副科长之外,它还包括了六名力行社社员,下辖军情特工、秘密警察、刑事侦探六百余名。一开始,在暗流汹涌、势力盘根错节的武汉,这是一个精悍的、然而多少显得单薄的力量。   在第三科成立时,汉口市内已有两个调查机构,但皆与青洪帮有关,其实他们就是罪恶之首。稽查处长名叫杨震,是洪帮栖霞山和太华山的双龙头手下有几千名弟子、打手,是武汉臭名昭著的黑恶头子。以烟土的暴利为支撑,过去几年,杨庆山收买了上自重庆、下抵南京的众多官员。湖北省代主席夏斗寅、湖北绥靖公署主任的何成浚、以及后来杀戮新四军的刽子手、 “三省总部”第五纵队总指挥上官云相与杨庆山的买卖有着种种瓜葛,每月收取几十万的茶水费。此外,宜昌、九江、安庆、芜湖处处可见杨庆山的官场合伙人。这样,他摇身一变,成了武汉社会的上流人物,并出任负责禁烟、反走私的稽查处处长的要职。   充满讽刺意味的是,一年前长江大水泛滥,灾民跟洪水一样涌进武汉中,在高人的指点之下,杨庆山修建善堂,施粥灾民,于是,几箩发霉的大米,更被湖北官场誉为“政界楷模”,“慈善长者”。之后,从他的别墅到办公室,甚至堂口,都挂满了湖北名流冠冕堂皇、歌功颂德的各种匾。

文艺演出策划

整理完杨青山的资料后,邓文义和邱开基的心情都非常沉重。邱开基一拳砸在桌上,“此贼不除,汉无宁日。” 通过精心部署,邱开基率领百余特工,一举摧毁了杨庆山的湖北堂口。安庆警备区司令官桂永清率领装备精良的警卫营,也摧毁了杨庆山的势力。两个月前,为了一个恶贯满盈、不死不足以平民愤的杨庆山,蒋介石都不惜降尊纡贵、亲自召见。今天,杨庆山等七名罪大恶极、手上有命案的警察头目,被判处极刑,一下子就被邱开基等人干脆利落的解决了。    长江沿域的几百名官员,被杨庆山卷进了精心勾勒的黑金图谱中。武汉、两湖是南京政权与各地军阀的缓冲地带,武汉的稳定,是从容“削藩”的前提。杨庆山案覆盖几省、牵涉太广,倘若穷追深究的话,有可能引发湖北军阀的激变,从而妨碍削藩国策。在这种情况下,尽管愤慨溢于言表,蒋介石也只能敲山震虎,渐进地推动官场、社会的整饬。反过来,这也能使他手握巨大筹码,以和夏斗寅、何成浚心照不宣的方式,为南京赢得烟土税、“烟花税”、土产货物捐、商税等庞大财源。虽然后来这是蒋介石授意邱开基演出的一幕“杀鸡儆猴”和“捉放曹”的活剧,以此恫吓湖北官场;更有人断言,它不过是蒋介石与湖北三巨头合作的一出双簧。但这次被杀的人中,有一人竟然是后来掌握西北军政大权,与戴笠有着过命之交的某大员的舅子,这为刚直的邱开基后来的仕途种下了必然受制的前奏。后来,邓文仪失宠,戴笠密告蒋介石,邱开基的禁烟缉私处,不仅大量任用私人,在发起“中国文化学会”后,还假公济私,从这个肥得流油的机构先后调拨了近百万资金,养活了大群文人、办起了大批刊物,可恨的是这群人中竟然还有人在咒骂委员长。平生恨人骂的蒋介石大怒,除撤销邓文仪一应职务外,还决定囚禁邱开基,以示惩戒。这样在蒋介石与湖北地方势力的重新新组合下正直的邱开基成为替罪羊和受害者。蒋介石给邱开基戴上将军的帽子,并把他一脚踢回云南,担任学生训练队的指挥官。

1611296858166411.jpg

 抗日战争爆发后,1937年一直受冷落的邱开基成为第60军副司令,并参加了数十场著名的战争,如台儿庄战争和武汉战役。 1939年,他调任首位集团军干部总队任队长。抗日战争陷入危机时,蒋介石不得不请用抗日将领,原新3军军长张冲担任首位集团军第二路军指挥。张冲第二路军下辖3个旅,邱开基出任第5旅旅长,任张子斋为秘书,张士明为特务营长(两人都是中共地下党员,张子斋后来任云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之后,邱出任新编第三师师长,第六十军首位二八师师长。1942831日任第三军副军长兼四川剑平师管区司令,授中将军衔。抗日战争胜利后,历任平阳警备司令、甘肃师管区司令。1945年底,把原在全国禁烟委员会禁烟督查处缉私主任兼巡缉总团团长任上蒋介石发放的200万元奖金全数捐献给家乡清凉小学。蒋介石闻之,大为感慨,说试问谁不要钱,社会上只见贪官污吏,像他这样清正廉明者极少。

后来,邱开基回任云南省警保处处长、云南省保安副司令、陆军第六编练副司令、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昆明分校副主任、独立总队总队长,云南省“反共救国军”副总指挥、云南省政府行署主任、云南省政府委员、行政督察专员等职。1948年任第八军副军长,1949秋去香港辗转台湾。后递补为首届“国民大会”代表,并聘为行政院“光复大陆设计研究委员会”委员。 后赋闲在家,1993年1月病逝于香港,终年88岁。

 


 

状元之师故里,天下温泉。

——云南·安宁温泉


 

 


标签

最近浏览:

©2020 滇ICP备20006430号-1 版权所有:云南老龙团文化传播发展有限公司 主要从事于 云南活动策划,云南庆典策划,文艺演出策划, 欢迎来电咨询! 技术支持: